当前位置: 首页> 勤廉楷模
 

陈新宁:用生命铸就忠诚

来源:大众日报  发布时间:2015-04-29  浏览次数:9867


  2014年5月9日,年仅40岁的金乡县纪委纪检监察室主任陈新宁因病去世,永远离开了眷恋的亲人,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同事,离开了挚爱的纪检监察事业。告别仪式上,近千人自发前来送他最后一程,一名曾因违纪被他审查的干部含泪说:“虽然他查过我,但也救了我。他走得太早了,真是可惜!”

  在同事眼中,他低调、敬业、踏实;

  在办案对象看来,他一身正气、铁面无私、刚正不阿;

  他曾担任“第一书记”的唐庄村村民说,他为我们村操的心、跑的腿、吃的苦,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

  妻子李欣花说,真没和他过够。

  陈新宁十几年坚守在基层纪检监察第一线,用生命铸就起“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监察干部形象。

  “办案子要勇担当敢负责,不能前怕狼后怕虎!”

  2003年12月,29岁的陈新宁考选进入金乡县纪委,开启了人生新的历程。县纪委领导看准了他低调沉稳却又精明果敢的性格,一开始便把他安排在办案一线。

  查办案件是腐败与反腐败、腐蚀与反腐蚀激烈交锋的最前沿,既要经受各种利益诱惑和人情攻势,又要面对各种恐吓威胁甚至生死考验。但陈新宁却总说:“办案子要勇担当敢负责,不能前怕狼后怕虎。”

  “在一个县里,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想在金乡好过不?”2007年的一天,陈新宁接到这样一条短信。当时,他正在调查金乡县土产公司原经理申某贪污、挪用公款案。申某社会关系极其复杂,其同伙不断对陈新宁和他的同事进行威胁恫吓。

  “法律自会给他一个公道,你们如果犯了法,也会受到法律的制裁!”陈新宁义正辞严地告诉对方。邪不压正。陈新宁和调查组的同志坚决顶住压力,周密调查取证,加快工作步伐。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申某贪污36万元、挪用公款40万元的违纪违法事实终被查清。

  有恐吓的,也有说情的。

  2009年5月,在查办金乡县交通局窝案时,有领导给陈新宁打来电话,说局长李某平时表现不错,给全县发展作出不少贡献,能抬抬手就抬抬手吧。陈新宁说:“我也知道他工作能力强,作出过贡献,但功不抵过,这不能成为搞腐败的理由!”他和专案组一追到底,把案子办成金乡县近年来最具影响力的案件,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1300多万元。

  “在查办案件工作中,陈新宁不仅具有勇担当敢负责的精神,还有一股一丝不苟、严谨认真的劲头。”和陈新宁一起办案近10年的金乡县纪委副书记杨恭圣说。

  2007年12月,一封反映金乡县公路局在超限超载专项治理中不作为、乱作为的举报信送到县纪委领导的案头。县纪委立即成立暗访组,由陈新宁带队。他们冒着严寒,驱车赶到治超检查站和收费站附近暗访。四个人挤在一辆轿车内,饿了,就啃口干面包;渴了,就喝口矿泉水;困了,就使劲掐一把大腿提提神。暗访结束时,陈新宁和同事们的嘴唇上裂开了一道道口子,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蹲守了七天七夜以后,陈新宁最先发现异常:不少明显超载车辆经过治超检查站时畅行无阻,而一些超载不明显的车辆却被治超人员拦下。经过多方调查,他们终于揭开了“车轮上的腐败”黑幕。原来,每月1至5日,治超检查站对超载车辆集中发放“月票”,每辆车5000元,购买月票的车辆本月内不受罚。

  “典型的以罚代管,选择性执法!”陈新宁气愤不已,“我们要抓住这条线索,把这个案子查深查透!”

  经过缜密调查,大量证据直指时任县公路局路政大队大队长的王某。县纪委决定对王某立案调查,由陈新宁负责对其进行谈话。谈话期间,陈新宁发现王某从洗手间出来后神色有些异样,便给同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继续谈,自己则到洗手间把角角落落翻了个遍,果然在废纸篓里发现了一张存有70余万元的银行卡。这一关键证据彻底击垮了王某的心理防线,很快交代了违纪违法事实。

  从一名普通办案人员到案件审理室主任、纪检监察室主任,陈新宁牵头或参与调查各类案件90余件,其中重要案件48件,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3000余万元。先后牵头或参与查处了金乡县审计局两任局长、县环保局一位副局长等腐败案件,在由陈新宁主办的县交通局窝案中,局长、副局长等7人被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担任纪检监察室主任期间,其所在室被评为济宁市纪检监察系统先进集体;本人被评为全市执纪办案工作先进个人,2005年至2012年连续8年受到金乡县委、县政府嘉奖。

  “自身硬,才能有底气!”

  1996年,陈新宁大专毕业后到金乡县鱼山镇政府工作,在短短7年时间里,他先后担任镇党政办副主任、纪委副书记,从一名工作人员迅速成长为鱼山镇重点培养对象,直到2003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县纪委。

  2002年,金乡县纪委在办理羊山镇东四村村干部贪污案时,曾抽调时任鱼山镇纪委副书记的陈新宁帮助工作。被调查人觉得陈新宁是个毛头小伙,没啥社会阅历,想买通他,便把身上带的1000元钱悄悄塞到陈新宁手里。

  陈新宁不动声色地接过钱,被调查人暗自窃喜,悄悄地告诉他一些“秘密”,让他帮忙串供。谁知陈新宁却来了个“引蛇出洞”,不仅及时上交了1000元钱,还循着被调查人提供的信息,帮调查组顺利查清了事实。

  “当时我就看出这个小伙子有出息,不贪财,还挺灵透,是块干纪检的料”,负责这起案子的县纪委原常委童方明说。

  2011年6月初,时任金乡街道三联村党支部书记的姬某,因在该村土地征用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谋取私利,被立案调查,

  陈新宁被指定担任案件的主办人。姬某的女婿刘某和陈新宁相熟,找他请求给予关照,临走时偷偷把5000元钱塞到陈新宁的被子下面。陈新宁不为所动,如数退回,并查清姬某侵占、贪污、受贿54万元的犯罪事实,姬某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在旁人看来,作为纪委的干部,陈新宁是有一定权力的,妻子李欣花一开始也这么认为。有一次,李欣花的一位亲戚因挪用征地补偿款被调查,当她向陈新宁提起此事时,没等她说完陈新宁就火了:“照顾了他,咱不是知法犯法了嘛!”看着朴实能干的妻子,陈新宁又觉得于心不忍,转而耐心地开导:“你我都有很多亲戚,照顾了一个,其他的也会来找,我这工作还怎么干?”一句话点醒了李欣花,此后,她更加理解和支持丈夫的工作,再有人来说情,她都说:“我当不了新宁的家。”

  “自身硬,才能有底气!宁可让人觉得不近人情,也不能做违反原则的事。”陈新宁说。

  “教育挽救人也是我们的职责”

  金乡县纪委常委袁海霆既是陈新宁的同事,又是他的高中同学。“认识新宁20多年,无论办案子、干工作,还是为人处事,大家都对他很敬佩,包括那些被他查办过的人,没听到有人说他不好的。”

  袁海霆记得,他们共同查办过一起案件,被调查人王某参加工作前干过经营,收入当中有一部分是合法的,但生意涉及的范围广而杂,时间长了不容易调查清楚。有人认为,弄不清楚的就当作来源不明收入算了。陈新宁却说:“办案子可不能马虎,既然查就要查个明明白白。”陈新宁和同事们拿着王某的18张银行卡,到所涉及的银行调出所有的收支资料。在数千条收支明细中,根据王某的书证和说明,结合每一笔明细的日期,分别与他曾经的生意合作伙伴交流、取证,最终确认了王某合法财产673063.58元。

  陈新宁和同事拿着财产托管协议去监狱探望王某,并按照王某的意见,把他的合法收入进行了妥善安排。“这些钱救了我的家,我一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王某边说边跪下了。

  从事查办案件工作13年,陈新宁办过的案子,申诉率为零。对于曾经违纪的干部,陈新宁不仅查他们,还帮他们。

  周某原是金乡县建设局中层干部,2010年为帮助青岛某公司和金乡某公司中标提供便利,收取好处费3.5万元,被县纪委查处后移交司法机关。刑满出狱后,周某生活态度非常消极,整天闷在家里。陈新宁得知后便鼓励她:“你觉得在社会上抬不起头来,说明你有羞耻心,知耻后勇,你就做一个全新的自己给大家看看。”多次交谈后周某的心结慢慢打开,重新融入社会,在青岛找到一份设计师工作,很快成了公司的业务骨干。

  与周某情况类似,一些干部出狱之后年龄偏大,失去了经济来源,精神上也受到创伤,闷在家里不出门,这让陈新宁心里很不是滋味。针对这种情况,陈新宁抽出时间对这些人员进行回访,一边有针对性地做思想工作,打消他们悲观消极的心理,一边根据个人所长,鼓励和推荐他们再就业,引导其重新走向社会,开启新的生活。

  “教育挽救人也是我们的职责。让违纪人员重新树立信心,开始新的生活,我们的案子才算是真正办完了。”陈新宁说。

  “我也不图啥,就想实实在在干点事”

  农村出生的陈新宁,对农民有很深的感情。2011年6月,金乡开展“千名干部包村联户”工作,陈新宁担任县纪委驻司马镇唐庄村“第一书记”。动员会召开的当天下午,他就和一起包村的年轻同事高松来到唐庄村。让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程伟渊没想到的是,陈新宁来村里第一时间不是到村委办公室听汇报,而是花3个多小时到3个自然村,边走边看边了解情况。

  村里303户1078人,只有一台老旧的80千伏变压器,经常跳闸;村里路不好,收蒜的商贩每斤多挣1毛钱也不愿来;排水不行,下大雨的时候,车都进不了村。经过几天的走访了解,陈新宁在包村工作日志中清晰地列出了村里急需解决的三大难题:修路、电改、排水。

  接下来的时间,陈新宁奔波于财政、供电、交通等部门和单位寻求帮助。“那段时间,陈主任黑了瘦了许多,为了修路架电的资金和设备,他到底跑了多少路、吃了多少苦,我这个和他一起包村的都说不清。”高松说,每每劝他休息,他总是说,“我没事,就是动动嘴、跑跑腿,只要事能办成,苦点累点不算啥”。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方努力,终于筹措资金40多万元,为村里安装了100千伏的变压器,改造高压线路700多米,低压线路1500多米,铺设了1200米长、3.5米宽的水泥路。

  今天,唐庄村的老百姓走在当年陈新宁带领大家修的水泥路上,还能经常想起当时的情景:全身都是汗,脚上沾满泥巴,那时的陈新宁就是他们村里的人。

  排水问题也是村民反映最多的事。当年夏天,大雨下个不停,村里积水严重,陈新宁和村干部冒雨查看地形,确定了铺设管道的路线,但难题随之而来。

  “铺管道要从俺的房前屋后挖沟,房子挖坏了怎么办?”有些村民产生了疑虑。

  面对这块难啃的骨头,陈新宁没有打退堂鼓,而是走东家,串西家,不厌其烦地给村民讲道理,同时对排水工程细节多次修改,直至乡亲们点头同意。400多米的排水管道铺设完成后,村里的排水难题迎刃而解。村民说:“只要他认准的事,都能办成,我们都信他。”

  “陈主任在村里待了两年,没吃过我们村里的一口饭。”程伟渊说,不管工作到多晚,陈新宁都是回住的地方自己做着吃,从不到村民家打扰,村干部的邀请也都被婉拒。这一年春节,实在过意不去的程伟渊和几个村干部凑份子买了一箱酒一条烟,一路打听着到了陈新宁家楼下,他愣是没让进门。

  后来,为了表达感激之情,村民做了面锦旗送给他。陈新宁说:“我不图啥,就想实实在在干点事。乡亲们的心意我领了,锦旗我不能收。”时至今日,这面“帮扶修出幸福路,纪委架起联心桥”的锦旗,还静静地挂在村委会办公室墙上,成了乡亲们对陈新宁最好的怀念。

  “就怕以后不能再和大家一起办案了”

  走进金乡县纪委办公楼,二楼最东头就是陈新宁的办公室。他的办公桌被同事们擦得一尘不染,常看的材料也整齐地放在右手边,一切都和他生前工作时一样。

  “有一次办案遇到难题,我竟然习惯性地给新宁打去了电话,铃声响了几下没人接,我才突然想起他已经走了。”杨恭圣说,对于陈新宁的离开,大家都觉得特别惋惜。

  其实,从2010年5月起,同事们就发现陈新宁经常头疼,时不时地用手“啪啪”地敲头,疼得厉害了就用湿毛巾敷在额头上,甚至干脆把头沁在凉水里。但只要上了案子,他就和没事一样,照样没白没黑地工作,领导交办的任务一项也没落下。大家都劝他到医院好好查查,陈新宁总是回答:“睡眠不足,休息一会儿就好了。”然而,随着病情的恶化,他头疼得越来越厉害,视力越来越差,饭量也越来越小,有时吃多一点就会呕吐。直到这时,他才不得不暂时放下手中的案子去了医院。辗转济宁、济南、北京多家医院,直到2013年初才被确诊患了脑胶质瘤,并于当年3月做了开颅手术。

  出院后,由于脑功能受损,影响肢体平衡。为了尽快康复,重返办案一线,除了积极配合医院康复治疗外,陈新宁还让妻子陪着去篮球场拍篮球或者在家里用筷子夹豆粒,锻炼身体的协调能力。

  身体稍有好转,陈新宁就到办案点和大家一起研究案情,帮着出谋划策。2013年11月,天涯论坛、大众论坛等相继出现实名举报鸡黍镇任楼村党支部书记周某违纪违法的帖子,陈新宁第一时间给同事打电话询问情况,县纪委成立调查组后,陈新宁又到办案点与大家共同讨论案情、制定方案。同事怕他身体吃不消,都劝他回家休息,他总是一摆手说:“嗨,没事!”

  妻子李欣花回忆说:“一个周六的下午,新宁让我带他去班上看看,他蹒跚着在办公室转了很久,看看这儿摸摸那儿,后来坐在办公桌前久久不愿起身,他太想回去工作了!”结婚16年,妻子深深理解陈新宁对纪检监察事业的那份热爱,也深切感受到他对家人的浓浓亲情。

  “亲儿子也就这样”,谈起2009年膝盖手术后行动不便,陈新宁在马桶上安装扶手这件事,老岳母直夸他心细。“他平时虽然忙,但只要有空,就一定会承包所有家务活,不让我干一点。”每次忆及丈夫,李欣花眼里总是噙着泪花。在陈新宁女儿的抽屉里,有一个写着“不许乱动”的小盒子,里面珍藏着陈新宁用过的一块手表,还有一张字迹略显稚嫩的“爸爸我爱你”的卡片。实在想爸爸了,女儿会拿出来看看。

  2014年农历春节刚过,陈新宁病情突然加重,再次住进医院。面对赶来的同事们,极度虚弱的陈新宁用尽气力断断续续地说:“就怕以后,不能再和大家一起办案了。”说着,眼泪顺着瘦削的脸庞滚了下来。

  2014年5月11日,天气阴沉沉的。 

  这一天是向陈新宁告别的日子。亲友来了,同事来了,乡亲们来了,甚至被他审查过的人也赶来了……

  陈新宁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纪检干部,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他对事业执着,对群众挚爱,对同事和家人真诚,感动了许多人。他用实际行动维护了党纪的尊严,树立了纪检监察干部忠诚、干净、担当的形象,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崇高的精神境界和人生追求。(记者 姜国乐 魏然)

网站声明      |     关于我们
©中共菏泽市纪委监察局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17773号-1